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校园文化
可就偏偏硬生生地爱上了一诺潇湘 2017-09-12 17:22
 
  时光河上的念想
  
  石头土块垒砌的围墙,并不比白墙黛瓦逊色
  
  葱郁的老槐树下,片片叶子缀满了思念
  
  闪闪的眸子里,泛黄的底片上,涂满了忧伤
  
  知了,藏在树荫里,扯着嗓子吱吱地叫
  
  静默的光阴中,看惯了太多的离散
  
  独坐树下青石板上,看炊烟袅袅,沧海桑田
  
  斑驳的荫凉拉长了身后影子
  
  不在轻易说等待,等待太凉
  
  不在任性言守候,守候太伤
  
  
  
  真想把自己放进那个捣罐里,碾成齑粉
  
  裹着粉的杏花,数着天上的星斗,听着鸣更的鸡叫
  
  扬撒在草木之下,将一梦浮生的清欢,许诺
  
  柔柔星月下,万丈情长
  
  至于剥下地那些无依无靠的精魂和骨头渣子
  
  被谁收了,念几声大悲符咒,绕着满树吉祥的菩提
  
  涅槃重生,又会与谁兰花指上柔情媚生
  
  那盏油灯,早已落满灰尘
  
  忽明忽暗的灯火,也曾照亮沉睡的诗行
  
  寒冷的夜晚,温暖了谁,想起了谁,思念了谁
  
  闭眼,听着寒风吹远了过往
  
  那头老牛不停地嚼着干草,似乎还在打捞岁月时光中苍绿的清香
  
  抱紧双肩,花好月圆的禅梦,妥帖的暖着我薄凉的心骨
  
  时光,总是仓促的走过,走远,不肯停歇
  
  只好,只好把心底的念想,小心收藏
  
  等待某个清晨或黄昏,也或花香弥漫的时节
  
  你来,我去,依旧还是当初的旧模样
  
  花开花谢,云卷云舒,了悟尘缘宿命
  
  晨钟暮鼓,看烟火人生,草色青青
  
  推开梦的门扉,净手焚香,问一问上苍
  
  你还会不会出现,将我唤醒
  
  记忆中的落花,不经意间辜负了浮华
  
  一堆腐臭的肉身,埋葬了唐诗宋词的清雅
  
  阳春月,杏花春雨,紧握的清欢里,缓缓种下一朵一世的牵挂
  
  不惊不扰,安然那个木屋
  
  看炊烟升起,看倦鸟归巢,看夕阳西下,归人推门而入
  
  青梅煮酒,卧听风雨
  
  微醺的睡意惺惺中,打开矜持的枷锁
  
  怀揣一朵绚烂一世的烟花,一眼,或许只那么一眼
  
  在清凉安静的岁月长廊
  
  轻倚的旧梦,渐渐的清澈明朗
  
  爬山涉水,一朵靡香的暖盛开心底
  
  温润我苍凉的浮生
  
  相信,冥冥中的注定
  
  相信,岁月怜惜我的烟火夙愿
  
  相信,你是沙漠里那口清泉
  
  相逢,不问来世,亦不问前生
  
  梵音禅曲里,木鱼敲打着慈悲佛号
  
  内心里盛满了无限的温柔,眉眼间的微笑,落字成一纸诗情
  
  荒径的陌上既已相逢,还说什么是劫还是空
  
  白月光从容地洒落在街道的旮旯犄角,只愿今生好梦
  
  既然无悔,甘愿饮尽这下了蛊的红尘老酒
  
  镜前颦眉的心事
  
  浊酒浅醉的孤寂
  
  欲语还休的叹息
  
  墨色染就得落寞
  
  那颗灼心的泪滴
  
  还有,温良的目光
  
  水润的心思谁懂
  
  烟火的红尘谁惜
  
  呢喃的碎语谁叹
  
  万世轮回里谁又可遇
  
  终究只是凡人,问了何物终相许的迷津
  
  终究是少了慧根,任怎样也悟不到皈依
  
  多少无悔而怨念萌生
  
  多少寻觅一眼回眸
  
  参不透,参不透,还是参不透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不知从何时起,一往而深的迷
  
  三五一群,聊着流传千世万世的传说
  
  还有几辈子也猜不透,找不着谜底的那些恼人的问题
  
  或许,答案就藏在石头瓦块垒砌的围墙中
  
  就在老槐树下那间温暖老屋里
  
  就在氤氲着烟火味道的时光河里
上一篇:这也是老祖宗留下的一种人情互动的方式 下一篇:没有了
那两只黑暗中闪着幽暗绿光的狼眼 这也是老祖宗留下的一种人情互动 只有两张10元一张5元和五六张1元 今个嗓子也跟着凑热闹疼了起来 满城飘着飞絮烟雨朦胧的春季 可就偏偏硬生生地爱上了一诺潇湘 肆无忌惮的暖逐渐蔓延到天际 心里默默欢喜她总是对他视而不见 一直在小县城长大的刘洁还是头一

浙江农林大学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马会 粤ICP备1613248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