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校园文化
肆无忌惮的暖逐渐蔓延到天际 2017-09-12 17:20
 
  艳遇
  
  三月,天空湛蓝,无边的野花悄然绽放,衬着盈盈碧色青草,就像一团火,燃烧着美好的时光。
  
  草儿伸伸懒腰,放下手里的书,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院子最喜欢的杏树,满树花香,微风拂过,花瓣随风飘落。草儿走到树下,捡起几片花瓣拿在手心,轻声吟念“花落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声轻叹,抬头看着风中摇曳的杏花,有点出神。
  
  草儿是个苦命的孩子,出生没多久,妈妈就去世了,爸爸说她是扫把星,要把她丢掉送人,是姥姥护着说她可怜,这么小就没了娘,并给她起名叫草儿。草儿在姥姥呵护下,慢慢长成清秀俏丽的女孩。当草儿还沉浸在姥姥的慈爱温暖中,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年迈的姥姥因病也去世了。只留给草儿两间破旧的阁楼遮蔽风雨。
  
  自从姥姥走后,草儿每到有月亮的夜晚,总会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轻声呼唤,开始草儿以为是做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每当月亮圆圆的时候,这个声音就会愈来愈清晰,让孤单的草儿心里莫名的多了几分惧怕和恐惧。
  
  草儿回到屋里,不经意看了眼书桌上的小日历,明天又是用笔画着重重圆圈的日子,草儿的心又开始了无名的焦虑,尽管这个声音从没伤害过她,但是却无可名状的让她心里多了害怕,也多了几分好奇。草儿抓起背包,锁好院门,冲向满是阳光的大街,漫无目的的闲走。
  
  夜晚,月亮出来了。圆圆的,亮亮的,挂在院子那棵满是杏花的树上。草儿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月亮,支棱着耳朵听着安静祥和的夜晚之声,好安静,那个声音是不是今晚真的没有了,正在有点迷糊的时候,一个声音又传到她的耳边,草儿一下清醒了,按捺住内心的慌乱和恐惧,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木棒,蹑手蹑脚循着声音的方向想要一探究竟。
  
  声音停在姥姥生前的房间,草儿轻轻推开房门,打开灯的开关,这间屋子草儿每天不知来过多少次,没看到什么异常,更没有另一个人的存在。这个声音哪来的,明明是从姥姥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啊,草儿心里画着魂,关上灯正要转身离开,一个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你终还是来了,呵呵。”
  
  草儿扭着头看着漆黑的房间,墙壁上挂着的那面有些年头的镜子发着白光,有点刺眼,惊异的说“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难道你忘了我是谁吗?我找你找得好辛苦。”镜子中赫然出现一个俊朗的年轻男人的面孔,满目柔情看着草儿,“你是我日思夜想的杏儿啊,来,到我的面前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我是草儿,你找错人了。”
  
  镜中人的目光中一下涌进忧郁,带着近乎绝望的色彩怔怔的看着草儿,好久没有言语,停顿好一会,镜中人用一种悲怆的声调说“能听我讲个故事吗?”草儿点了点头。
  
  “我和杏儿是一对,是三生三世的恋人,我很爱她,非常非常的爱。第一世,我和杏儿相遇在杏花开的时候,杏林旁边还有一座清水池塘,那很美,但没有我的杏儿美。绯红的脸庞在杏花的映衬下,更是俏丽娇艳。我们彼此深爱,可她的父母嫌我是穷书生,一心把她嫁给县太爷的公子。我们约好在那个杏林见面,一起远走他乡,携手到老,可我失约了。我是因为爱她,我才失约的,因为我什么都不能给予她,我不能让杏儿跟我吃苦受罪。相见不如不见,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但是,就在那天,杏儿跳进清水池,自尽了。据说那以后,那个水池里的水总是发着呜咽的声音流淌。我终于明白,原来,只要两人相爱,爱就不会是累赘。我想,这是我欠她的,我也跳进那个池塘里,去寻找我的杏儿。这一世,我没有喝孟婆汤。”
  
  “第二世,我们都是天空的浮云,看着好像是在一起了,可实际,我们离的好远,一阵微风,就把我们送出千万里,只能相望,却不能相拥,只能默默流泪,你知道云是怎么流泪吗?天下雨了,就是云在哭,哭我们不能彼此靠近,哭我们不能相偎相依,所以,天上下雨的时候,那就是,爱的,眼泪。这一世,我们仍然执迷不悟不喝孟婆汤。”
  
  “第三世,也就是千年之后,我们都转世成人,却相遇在战乱的逃难路上,一路躲避逃亡,杏儿最后还是不幸在一片麦田里被流箭刺中,我抱着杏儿大哭,杏儿在我的怀里声音清冷的问“你,爱我吗?”冰冷的语调至今还回荡在我的耳边,一阵急火攻心,一声大声的嚎哭。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爱字,杏儿绝望的脸上挂着泪滴,恨恨的在我怀里闭上了眼睛。我怎就说不出口,说不出对她的爱呢?我恨我自己,我发誓,第四世,我一定要找到他,亲口对她说,我爱她,我一直用我的生命再爱她。可我一直寻找,一直没能找到,可我看到一个很像杏儿的女孩,她也喜欢杏花。可惜,她不再叫杏儿,她叫草儿。”
  
  “什么?你说我就是你几世深爱寻找的恋人杏儿吗?”
  
  “是,我和杏儿的缘分三生石上刻着呢,只因我欠杏儿的,我一定要还上。我四处求众仙和菩萨,终于圆了我的心愿。让我来找到你,让我再看到你,今天得以相见,我已经很满足了。你,一定要幸福,我会保佑你。今天,是我最后魂归的期限,让我兑现那一句三生三世都没有兑现的话语,杏儿,我爱你。”
  
  草儿看着镜中人嘴角扬起了一抹萧索的苦笑,
  
  “原来,这一世,杏儿喝了孟婆汤,忘记了我是谁,造物弄人啊,这千年的时光是不是太长,爱,早已随风飘散?只有我还在痴痴停留在千年的回忆里。”
  
  “为了你,我把我的全部都冻结在千年之前,我放下尊严,放下固执,放下一切,都只是因为,放不下你,我的杏儿。”
  
  “这一世,我也可以喝孟婆汤了,怕就怕,孟婆汤也无法使我忘却你啊,我的杏儿。”镜中人的泪水悄然流下。
  
  “对不起,杏儿,我误了你三世的好时光,但我爱你,生生世世不曾改变。前尘湮灭,尘缘难了啊。”话音落尽,镜子中的白光一下黯然,房间静得连呼吸都能听得到,草儿走近镜子,只看见镜子上蒙了一层水汽,这是他留下的泪水吗?
  
  清晨时分,阳光透进屋子,温柔的光线照在草儿的脸上,草儿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睛,看着窗外的一树杏花,“多美的杏花,多好的晨光啊。”
  
  草儿笑着蹦下床,走到杏树下。
  
  一片云停在树的上面,滴滴答答的雨点落了下来。草儿用手轻轻擦了擦,“这,是爱的眼泪吗?”
  
  很快,阳光再次露出头来,未干的雨滴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出美丽的淡淡光晕。
  
  草儿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沐浴阳光的温暖,任它在空中肆虐,用它金色的笔墨在天空勾勒一幅美丽的画卷。
  
  光线,把草儿的影像勾画出淡淡的光圈。
  
  以此来证明,我还幸福的,活着。
  
  你,看到了吗?
上一篇:今个嗓子也跟着凑热闹疼了起来 下一篇:满城飘着飞絮烟雨朦胧的春季
那两只黑暗中闪着幽暗绿光的狼眼 只有两张10元一张5元和五六张1元 肆无忌惮的暖逐渐蔓延到天际 今个嗓子也跟着凑热闹疼了起来 满城飘着飞絮烟雨朦胧的春季 心里默默欢喜她总是对他视而不见 这也是老祖宗留下的一种人情互动 可就偏偏硬生生地爱上了一诺潇湘 一直在小县城长大的刘洁还是头一

浙江农林大学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马会 粤ICP备161324807号